重构 INDIGO 的数字镜像 / 新内容创作方式的体验与实践

从 2021年元旦开始,重启独立博客和微信公众号刚好七十三天!这期间一共完成了三篇万字长文,还和朋友做了一档播客“西岸偏北”,录了八期音频,这次从文字到语音创作一网打尽,全部深度体验了一把。

1. 体验

为什么要做播客?

原本只打算用图文并茂的形式来记录投资、科技和对这个世界不算太业余的思考,结果发现经常灵感枯竭。于是约了两位北美西岸的朋友一起来用 ZOOM 线上对谈,脑力激荡,发现对于激发写作思路特别有效,还能全程录音制作播客。于是我们的“西岸偏北”播客之旅就这样踏上了征程。现在就很能理解为什么北美的博客和媒体都在做 Podcast,例如我最爱听的 Protocal,他们已经是 Podcast 优先的创作模式了。

也许一款高品质的对谈式播客,就是优质博文的灵感源泉!

Clubhouse 的启发

正当我们为录制什么内容发愁的时候,Clubhouse 在华语圈的快速流行,给我们的播客提供了可以持续产生内容强力平台。在持续观察 Clubhouse 的一个多月里,看到了这款产品在中文用户圈里用法的演化,虽然从流行不到十多天就被墙,给新进用户增加了无比高的门槛,但剩下活跃的基本都是北美为主的海外华语圈用户,其实会让“西岸偏北”的节目更容易制作。语音房从随意的闲聊逐渐过渡到了 Club 下的主题对谈,整体的用法在快速向有时间和主题计划的线上研讨会的方向发展。

“西岸偏北”累计用 Clubhouse 录制了四期节目,上半场邀请特定嘉宾来参与对谈,同时录制,下半场开放所有的听众根据主题自由提问发言。在主题和嘉宾对谈内容的引导下,下半场的发言就会出现很多行业内的高手也会非常精彩。但考虑到隐私问题,下半场只做了有趣观点的文字记录,没有录音,我们将这些文字内容会和上半场的语音一同组合做出完整的 Podcast,输出给没能现场参与的听众,或许这就是 Live Podcast 很原始的一种制作方法。

相信参与到语音内容赛道的公司会越来越多!因为创作的低成本和脑力激荡带来的发散性思考方式,也许会成为未来超过视频和文字创作,成为最主流的内容创作形式之一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重构 INDIGO 的数字镜像 / 新内容创作方式的体验与实践”